Published on July 10, 2013

上野下公寓楼的历史
上野下公寓是在1923年(大正12年)9月1日,由财团法人同润会建设的集合住宅楼之一(译注:同润会负责建设的集合住宅都被称为同润会住宅)。同润会是在关东大地震后成立的震后复兴事业团体之一,在1924年(大正13年)到1941年(昭和16年)的18年中共建设了16栋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公共住宅。上野下公寓是1929年(昭和4年)在下谷区(现东京都台东区东上野5丁目)建造的。由同润会所建的其他的集合住宅接连被拆毁或翻建,这是唯一一座留存下来的,已经有84年历史的集合住宅。随著建筑本身的年久老朽化,最终的翻建方案从昭和末期(约1984~1988年前后)开始讨论,到今天终于确定下来。老建筑于今年(2013年,即平成25年)6月开始解体,预计在2015年(平成27年)的夏天,一栋地上14层的集商业和住宅为一体的大楼将拔地而起,旧貌换新颜。
 

上野下公寓位于东京地下铁银座线的稻荷町车站附近的一片娴静的地段,与清洲桥路相接。放眼周边,只有这所公寓酝酿出了昭和初期的岁月氛围,蕴含著当年历史的情趣。公寓共4层,其中4层部分是像挑檐一样悬挑出来的。公寓包括两栋,1层有商店的是一号馆,全部是住宅的是二号馆。在前院有水井、浣洗处和压水机,置身其中仿佛能听到居民们在水井边上的谈笑声。
一号馆的1层是商店店铺的店面,2层至4层是家族用住户。二号馆从1层至3层是家族用住户,4层是单身住户和共用的洗水池和卫生间。在关东大震灾后建造的同润会住宅,为了防震采用了坚固的混凝土结构,从室内也能看到尺度很大的混凝土过梁,虽然布局简洁朴素,但是在门、门把手、电灯开关以及楣窗、还有一层作为集会场所房间的接待窗口的格子装饰等细部上都能让人感觉到大正、昭和初期的现代主义印象。
 

古风犹存而又倍感威严的电灯开关
 
在前院,有宽敞的洗水池和压水机。
 
二号馆的正面,4层部分像挑檐一样向外悬挑出来。

集会场所的窗框上采用了时尚的装饰。

上野下公寓的正面

正面入口

楼梯的中间宽平台的扶手设计相当新潮。

家族型住户布局虽然狭小但是功能完整,里面包括简洁朴素的浴室和厨房。建筑外观不仅残留著大正摩登痕迹的西洋风格,而且还有壁龛的楣窗和壁橱等传统日式建筑的装饰要素,是一座日西结合的建筑。在上野下公寓里有与近邻的稻神町会(注:社区街道的市民民间组织)有关系的妇女会和儿童会。社区活动举办的非常活跃,有广播体操、林间学校、参加邻近的下谷神社的祭礼活动等,孩子们经常汇聚在上野下公寓前宽阔的前院或楼梯处玩耍。
但是,历经了84余年的时间洗礼后建筑本身逐渐老朽化,住民老龄化问题的不断深刻,入居者也随之更替,令已经形成为居民日常生活核心的上野下公寓和地方自治会的交流活动变得日趋低迷,社区共同体也逐渐弱化。由此,为了确保安心舒适的居住环境和社区共同体的复苏,决定了开始对这里进行翻建的计划。

(注:林间学校是日本的小中学校在除冬季以外的季节中,组织学生在高原的住宿设施中进行的徒步旅行或登山、参观博物馆等大规模的校外学习活动。临海学校则是日本的小中高校在夏季举行的2天至一周左右时间的游海水浴或体验海洋工作的住宿活动。)
 

二号馆家族用住户的室内,家族用住户位于建筑两翼悬挑出来的部分,三面都有宽阔的窗户,布局开阔而且通风良好。窗檐采用了兼顾壁龛的楣窗手法,向外突出部分的装饰富于时尚。

厨房洗碗池旁边的桌子的下面部分是个米柜。
在屋顶上,有洗东西用的水泥洗水池。
黑色的门楣和柱子与白色墙壁之间的时尚对比
房顶上的眺望视野开阔,还摆放著花卉盆栽。

上野下公寓的至高记忆的时代

上野下公寓的儿童会,拍摄于集会室的窗台上
从上野下公寓前面的道路眺望消防站的消防瞭望楼

上野下公寓妇女会,拍摄于公寓前
从清洲桥路眺望巴里芭芭理发店
下谷神社的祭礼彩车,拍摄于公寓前

 

上野下公寓楼的历史
上野下公寓是在1923年(大正12年)9月1日,由财团法人同润会建设的集合住宅楼之一(译注:同润会负责建设的集合住宅都被称为同润会住宅)。同润会是在关东大地震后成立的震后复兴事业团体之一,在1924年(大正13年)到1941年(昭和16年)的18年中共建设了16栋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公共住宅。上野下公寓是1929年(昭和4年)在下谷区(现东京都台东区东上野5丁目)建造的。由同润会所建的其他的集合住宅接连被拆毁或翻建,这是唯一一座留存下来的,已经有84年历史的集合住宅。随著建筑本身的年久老朽化,最终的翻建方案从昭和末期(约1984~1988年前后)开始讨论,到今天终于确定下来。老建筑于今年(2013年,即平成25年)6月开始解体,预计在2015年(平成27年)的夏天,一栋地上14层的集商业和住宅为一体的大楼将拔地而起,旧貌换新颜。